当前位置:首页 » 题库考题 » 平凡的世界题库

平凡的世界题库

发布时间: 2021-03-18 12:02:24

『壹』 《平凡的世界》中的孙少平是象征作者路遥的吗

孙少平是一个近似于宗教信仰的精神至上的奋斗者,不甘于生存在落后农村中,而又无力改变农村的苦难现实,他选择了逃避,努力为改善自已的生存方式而抗争,他的奋斗历程是典型的中国落后农村青年悲剧式的发展。为什么说是悲剧式?中国落后农村青年的个人奋斗、个人努力的原动力是跳出农门,奋斗目标和理想追求就是成为城市人,改善自我生存条件。而他倾尽青春精力所得到的是城市人所摒弃的、不屑一顾的生活方式。

他的自尊无非是对这种悲剧式的自我奋斗的自我肯定,竭力保护奋斗成果的自卑;他的自信无非是对自我艰辛的补偿式的自我评价;他的自强无非是唤来城市人的同情和怜悯,可悲的是孙少平始终没有觉悟,而最终失去了奋斗目标,因为他的导师、他的精神之源、他的奋斗原欲、他的青春偶像已从形体上灭失,田晓霞启导他、激发他,甚至不惜以青春为代价鼓励他,目的是为了唤醒他的人性发展,不致于泯灭在尘土之间,能保持一种高尚追求,实现人生最大价值,而田晓霞死后,她的精神并没有激发孙少平向上努力,孙少平的人生抱负在报恩式的庸俗生活中、在救世主式的责任担负中搁浅在一个悲哀的矿工家庭中。

孙少平努力用保尔.柯察金的思想支撑自己,带给自我奋斗的勇气,但保尔的奋斗目标是改善大众的生存环境,担负的是苏联青年的神圣使命,孙少平呢?他恰恰沉落在为保尔所唾弃的为个人而生、为家族而生耻辱中,孙少平未竟的愿望是为父亲箍几孔窑洞,是典型的“衣锦还乡”的翻版。因此在奋斗意识上,孙少平依然停滞在双水村农民的自私、闭壅、虚荣之中,他与双水村农民的根本区别是他牢记了田晓霞教诲,没有去背个褡裢,抓个猪崽儿,而是努力挽救了他的城市意识、城市追求、城市形象。

中国农村青年的悲剧就在于“出身农门,不甘于农门”,不屈从于不平衡的政治经济文化制度分配,这种悲剧的实质是国家制度的悲哀。不公正性的农村政策禁锢了农村青年的发展,《平凡的世界》所揭示的主要问题也就是农村政策问题,如何探索农村政策,用一个出身于农村的孙少安的话说就是:不要管农民种什么!政府给农民的应该是资源服务,不能把农民简单视为国家的雇工,而把自已当作国家的代言人、掌柜的,可悲的是政府恰恰是怀有这种强烈的主人公意识,认为自己是老板,是吃“官饭的”,人民是“打工仔”,这种认识上的错位,制约着农村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也制约着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孙少平式的农村青年所努力追求的就是“吃官饭”,将这种“中国式”悲剧演绎得一波三折。


孙少安则是农村发展的希望所在,孙少安的发展立足于他的现实性和农村实践的基础上,他是结合了农村现实情况之后谋发展的,他没有空想,他发展的原动力是求生存,而当他具有一定的经济积累时精神匮乏,反映了农村文化经济统筹发展的现实性和迫切性,他渴望孙少平回乡辅助,农村的现实也渴望孙少平式的人物回乡发展,然而孙少平固执地智力埋没在矿井里,农村智力资源的贫乏与城市智力资源的浪费构成农村发展新的阶段性矛盾。孙少平对大牙湾煤矿来说,只是一个有头脑的劳动力,而对农村则是一个智囊库,是一个可以引领农村发展的核心人物,但孙少平不容否定自己的选择,不容否定自我奋斗历程,不容否定自我奋斗成果,他极力地捍卫自己的“城市生存权”正如他二爸孙玉亭极力维护“集体生产制度”,孙玉亭是一个农村政治“革命家”悲剧性人物,孙少平何尝不是一个争取“入城券”的悲剧性人物?孙少平曲折迂回求得“入城权”后,他迷茫了,他停滞了,他离开田晓霞这个指路明灯后成了盲人,再次成为劳力出卖者,田晓霞无奈地培育着、实践着、欣赏着、情虐着这个“精神斗士”,我不至一次在想:如果田晓霞是真正出于真挚爱情、出于识才慧眼,对孙少平施以援手又何尝不可?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城乡差别”这个社会根源,城乡政治经济文化的不平衡使孙少平尽管有一定的才华,却无用武之地,只能和莽汉们为伍。

『贰』 平凡的世界 里面孙少平人生观和感情观的评价! 思想出身与梦想的关系! 我自己身上的孙少平情节! 7

孙少平是一个近似于宗教信仰的精神至上的奋斗者,不甘于生存在落后农村中,而又无力改变农村的苦难现实,他选择了逃避,努力为改善自已的生存方式而抗争,他的奋斗历程是典型的中国落后农村青年悲剧式的发展。为什么说是悲剧式?中国落后农村青年的个人奋斗、个人努力的原动力是跳出农门,奋斗目标和理想追求就是成为城市人,改善自我生存条件。而他倾尽青春精力所得到的是城市人所摒弃的、不屑一顾的生活方式。
他的自尊无非是对这种悲剧式的自我奋斗的自我肯定,竭力保护奋斗成果的自卑;他的自信无非是对自我艰辛的补偿式的自我评价;他的自强无非是唤来城市人的同情和怜悯,可悲的是孙少平始终没有觉悟,而最终失去了奋斗目标,因为他的导师、他的精神之源、他的奋斗原欲、他的青春偶像已从形体上灭失,田晓霞启导他、激发他,甚至不惜以青春为代价鼓励他,目的是为了唤醒他的人性发展,不致于泯灭在尘土之间,能保持一种高尚追求,实现人生最大价值,而田晓霞死后,她的精神并没有激发孙少平向上努力,孙少平的人生抱负在报恩式的庸俗生活中、在救世主式的责任担负中搁浅在一个悲哀的矿工家庭中。
孙少平努力用保尔.柯察金的思想支撑自己,带给自我奋斗的勇气,但保尔的奋斗目标是改善大众的生存环境,担负的是苏联青年的神圣使命,孙少平呢?他恰恰沉落在为保尔所唾弃的为个人而生、为家族而生耻辱中,孙少平未竟的愿望是为父亲箍几孔窑洞,是典型的“衣锦还乡”的翻版。因此在奋斗意识上,孙少平依然停滞在双水村农民的自私、闭壅、虚荣之中,他与双水村农民的根本区别是他牢记了田晓霞教诲,没有去背个褡裢,抓个猪崽儿,而是努力挽救了他的城市意识、城市追求、城市形象。
中国农村青年的悲剧就在于“出身农门,不甘于农门”,不屈从于不平衡的政治经济文化制度分配,这种悲剧的实质是国家制度的悲哀。不公正性的农村政策禁锢了农村青年的发展,《平凡的世界》所揭示的主要问题也就是农村政策问题,如何探索农村政策,用一个出身于农村的孙少安的话说就是:不要管农民种什么!政府给农民的应该是资源服务,不能把农民简单视为国家的雇工,而把自已当作国家的代言人、掌柜的,可悲的是政府恰恰是怀有这种强烈的主人公意识,认为自己是老板,是吃“官饭的”,人民是“打工仔”,这种认识上的错位,制约着农村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也制约着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孙少平式的农村青年所努力追求的就是“吃官饭”,将这种“中国式”悲剧演绎得一波三折。
孙少平学生时代的清苦,在他人生发展的历程中留有深刻阴影。尤其是郝红梅对他的感情背叛,使他的虚荣心遭到挫折,而当田晓霞走进他的视野时,他的虚荣心又升降了起来,在爱情上,孙少平是被动的,他没有追求,他不敢追求,尽管在他的意识中有着爱情的渴望,赤贫使他放弃了爱情的奢望,经济界定他的爱情萌芽,他只能去追求施舍来的爱情,他对田晓霞纯粹是占有的满足,根本谈不上是爱情,在田晓霞这个被描绘得近似于“观世音”菩萨的女孩子面前,孙少平是弱者,是一个毫无爱情支配能力的被动者,孙少平渴望得到田晓霞,却又始终跳不出政治经济文化地位的禁锢,他怅惘着、迷茫着、混沌着,盲目地顺应着田晓霞的指引,孙少平对爱情的无奈,使他很清楚田晓霞对他只是一个青春童话,离开他是最终的必然,只是一个时间早晚的问题,孙少平眷恋着田晓霞这种对城乡差别强烈的好奇心和喜欢刺激、崇尚冒险的个性,盼望着田晓霞的这种青春冲动能使他实现自卑的爱情。没有尝到滋味的孙少平敏感着、矜持着,他害怕田晓霞离他而去使他难堪、使他沮丧、使他失去人生追求,而他又害怕承担爱情责任,无力对爱情负责,当田晓霞一次次向他示爱时,他逃避着,用逃避的方式企图延长爱情的终结点,延续这场不平衡的爱情游戏,折磨着彼此的青春。这种对未来高企的中国式恋爱压抑了人性,是古老的梁祝爱情翻版,恋爱的格式化,爱情的格式化,婚姻的格式化,社会的格式化,使《平凡的世界》落入沉重的囚枷,使作品处处迷漫着郁郁的压抑和沉闷。
《平凡的世界》以圣母般的纯洁、善良歌颂着田润叶,以女巫般的恶毒、阴险诅咒着跛女子侯玉英,反复论证着城乡差别造成的爱情悲剧,无论是圣母般的田润叶,还是巫婆般的侯玉英都有着美好的爱情情愫,都有着追求券爱情的权利,但世俗和制度使她们的梦破灭了,田润叶苦苦追求着孙少安,但城乡文化经济的悬殊注定田润叶的浪漫必然会被孙少安的现实所击碎,城市给农村青年提供的容身空间过于狭隘,甚至是排斥着农民进城。田润叶的抗争很无奈,她不是与一个人命运抗争,而是在与社会抗争,最终酿成家庭悲剧,使她不得不接受现实,屈服于社会。侯玉英是幸运的,不仅是她出生在城市里,她身有残疾,心理上有着阴影,但她对爱情的追求是大胆的、热烈的、现实的,她鄙视过孙少平,是因为她自信于城市出身;她追求过孙少平,是因为她折服于孙少平的人格魅力,追求是她的权力,她行使了,她没有埋没个性;她放弃了孙少平,是因为她自知这种爱情的不对称性,她现实、她妥协,当她再次面对孙少平时表现出来的则是一种大度和从容,从这一点来说侯玉英是成熟的、明确的、幸运的。
在这一群农村青年中,金富是一个堕落的代表,他既无技术,又怕出力,又贪享受,最终走上犯罪道路;小翠则是农村现实生活中的突出矛盾反映,她是一个值得同情的小姑娘,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被家庭逼上社会谋生计,无知识、无能力、无关系,除了出卖肉体,还能如何?而农村还有多少个小翠在城市的角落里悲咽?小翠是中国农村经济发展不平衡的畸品,也是农村经济改革不完善的必然结果,金富和小翠现象也是农村亟待救治的社会反映,农村期待着素质教育!!) 孙少安则是农村发展的希望所在,孙少安的发展立足于他的现实性和农村实践的基础上,他是结合了农村现实情况之后谋发展的,他没有空想,他发展的原动力是求生存,而当他具有一定的经济积累时精神匮乏,反映了农村文化经济统筹发展的现实性和迫切性,他渴望孙少平回乡辅助,农村的现实也渴望孙少平式的人物回乡发展,然而孙少平固执地智力埋没在矿井里,农村智力资源的贫乏与城市智力资源的浪费构成农村发展新的阶段性矛盾。孙少平对大牙湾煤矿来说,只是一个有头脑的劳动力,而对农村则是一个智囊库,是一个可以引领农村发展的核心人物,但孙少平不容否定自己的选择,不容否定自我奋斗历程,不容否定自我奋斗成果,他极力地捍卫自己的“城市生存权”正如他二爸孙玉亭极力维护“集体生产制度”,孙玉亭是一个农村政治“革命家”悲剧性人物,孙少平何尝不是一个争取“入城券”的悲剧性人物?孙少平曲折迂回求得“入城权”后,他迷茫了,他停滞了,他离开田晓霞这个指路明灯后成了盲人,再次成为劳力出卖者,田晓霞无奈地培育着、实践着、欣赏着、情虐着这个“精神斗士”,我不至一次在想:如果田晓霞是真正出于真挚爱情、出于识才慧眼,对孙少平施以援手又何尝不可?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城乡差别”这个社会根源,城乡政治经济文化的不平衡使孙少平尽管有一定的才华,却无用武之地,只能和莽汉们为伍。
人的命运一部分是人的性格造成的,一部分是自身素质造成的,一部分则是社会环境造成的,命运发展并非不可知的。孙少平积极知识的追求、积极的人生追求和强烈的机遇意识决定了他不会同于双水村的普通农民,但他个性的偏颇、知识的偏狭、对社会认识的偏窄,造成了他前途发展的艰辛性。孙少平的优势是他的人格、学识和体格,他极致发挥的是他的体格优势,而人格和学识没有得到充分演示,如果没有田晓霞的赏识,他只能埋没在乱石堆中或煤井深处。因此,孙少平没有充分认识自我,把握自我,而是在盲目地追求城市生存,他活得很悲哀。《平凡的世界》不仅塑造了农村青年追求城市生存的悲剧,还塑造了农村青年追求城市式爱情的悲剧,金波的爱情盲目性致使失望和失常;金秀的农村封闭意识使她对爱情的认知始终没有超脱“原西血缘”,金秀的爱情选择,注定是苦涩的,孙少平对她的回避,再次证明他的爱情懦弱性,金秀对孙少平来说,无疑是田晓霞灵魂的再现,然而,孙少平对这种田晓霞式的爱情总是逃避着、憧憬着、满足着、痛苦着。金秀和兰香是农村青年中优秀的代表,求学也是农村青年成材的成功之路,但相对于金秀,兰香的思想是开放的,是奔放的,她研究的是天体,她把爱情构筑在对学术的追求上,达到爱情与学业的和谐。

『叁』 平凡的世界中为什么要把水坝堵了解到

造型太土、原著保护、不贴近都市人群

虽然《平凡的世界》原著粉很多,但其在北京卫视近几日的收视率表现一般:2日其csm34城(csm为较为权威的收视率调查机构)收视率为0.636%。因csm34城选取的是中国一二线的34个城市,可见其在都市中并不受欢迎。再加上故事原本说的就是农村男青年奋斗的故事,也不贴近现在的电视剧主流受众。

从观众反馈看,虽然王雷、佟丽娅等人颜值高,但造型上相比《向着炮火前进》、《战旗》等抗战剧都要输掉一截:尤勇就告诉记者,他们剧组所有的衣服几乎都是从西影厂、北影厂仓库中淘出来的,“我们故意不制新衣再做旧,就是为了有质感。”同时,尤勇、王雷、李小萌等人下戏后也经常穿着戏中的旧衣,“为的是让剧中风格融入自身。”而在画面上,相比《红高粱》中周迅等人的饱满打光以及《武媚娘传奇》“自带美图秀秀”的柔光,《平凡的世界》灯光略显朴实,李小萌就表示:“一般就打个场景大光,不会针对面部再补柔光。”

只是在场景上,剧组花费了很大的资金和精力,“几乎重建了戏里的村庄和县城,甚至重新修了一段铁路、建了一段水坝,实景搭建了煤矿,并且搭了一座被洪水淹没的城市一角。”而在对待原著的态度上,总编剧温豪杰认为:“剧本里的事件、人物、灵魂和文学性永远都是尊重原著的。”导演毛卫宁也说,“我们基本上表现了小说95%的故事情节和人物关系,属于高度忠实于原著。” 也正因如此,过于农村化的题材,“稍显落伍”的人物价值观,都不够符合都市观剧人群的需求。

采写/新京报记者 吴立湘

『肆』 平凡的世界 政治关系

其实这也不好说 作者写这个是描述当时社会的风气景致,应该会与当今社会不一样 如果想要了解的话最好还是再读一遍吧。这三套书是好书啊,极力推荐

『伍』 平凡的世界 第二卷第32章,哪儿都没有。求助!

亦凡书库里有完整版的《平凡的世界》,我找了很久,只有该网站令人满意,网址是http://www.shuku.net/novels/luyao/pingfan/pingfan.html,你也可以在网络上输入“平凡的世界 亦凡书库”,应该很好找。

『陆』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25.26章主要内容60字左右

1979年春,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百废待兴又矛盾重重,田福堂连夜召开支部会抵制责任制,孙少安却领导生产队率先实行接着也就在全村推广了责任制。头脑灵活的少安又进城拉砖,用赚的钱建窑烧砖(大部分为贷款),成了公社的“冒尖户”

『柒』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23.24章的主要内容60字左右

《平凡的世界》第二卷23章主要内容:
田晓霞和孙少平在黄原城相遇后,开始以书籍为纽带加深接触,渐渐地相互坠入爱河。
《平凡的世界》第二卷24章主要内容:
田福军重新提拔任用后,作了黄原地委书记,他回到原西县,调研农村情况,并考察干部。

《平凡的世界》我读过十几遍,非常熟悉!

这里是网络紧急回答平台,如果赞同请选满意答案,我在为团队做任务,谢谢!

『捌』 1《平凡的世界》读后感

[1《平凡的世界》读后感]《平凡的世界》以大量的笔点儿着力描述一个个残缺人生、家庭、社会,其主基调是晦暗的,而在这晦暗中闪烁的一点光明就是兰香的完美求知进程,1《平凡的世界》读后感。孙少平是一个近似于宗教信仰的精神至上的奋斗者,不甘于生存在落后农村中,而又无力改变农村的苦难现实,他选择了逃避,努力为改善自已的生存方式而抗争,他的奋斗历程是典型的中国落后农村青年悲剧式的发展。为什么说是悲剧式?中国落后农村青年的个人奋斗、个人努力的原动力是跳出农门,奋斗目标和理想追求就是成为城市人,改善自我生存条件。而他倾尽青春精力所得到的是城市人所摒弃的、不屑一顾的生活方式。他的自尊无非是对这种悲剧式的自我奋斗的自我肯定,竭力保护奋斗成果的自卑;他的自信无非是对自我艰辛的补偿式的自我评价;他的自强无非是唤来城市人的同情和怜悯,可悲的是孙少平始终没有觉悟,而最终失去了奋斗目标,因为他的导师、他的精神之源、他的奋斗原欲、他的青春偶像已从形体上灭失,田晓霞启导他、激发他,甚至不惜以青春为代价鼓励他,目的是为了唤醒他的人性发展,不致于泯灭在尘土之间,能保持一种高尚追求,实现人生最大价值,而田晓霞死后,她的精神并没有激发孙少平向上努力,孙少平的人生抱负在报恩式的庸俗生活中、在救世主式的责任担负中搁浅在一个悲哀的矿工家庭中。孙少平努力用保尔.柯察金的思想支撑自己,带给自我奋斗的勇气,但保尔的奋斗目标是改善大众的生存环境,担负的是苏联青年的神圣使命,孙少平呢?他恰恰沉落在为保尔所唾弃的为个人而生、为家族而生耻辱中,孙少平未竟的愿望是为父亲箍几孔窑洞,是典型的"衣锦还乡"的翻版。因此在奋斗意识上,孙少平依然停滞在双水村农民的自私、闭壅、虚荣之中,他与双水村农民的根本区别是他牢记了田晓霞教诲,没有去背个褡裢,抓个猪崽儿,而是努力挽救了他的城市意识、城市追求、城市形象。中国农村青年的悲剧就在于"出身农门,不甘于农门",不屈从于不平衡的政治经济文化制度分配,这种悲剧的实质是国家制度的悲哀。不公正性的农村政策禁锢了农村青年的发展,《平凡的世界》所揭示的主要问题也就是农村政策问题,如何探索农村政策,用一个出身于农村的孙少安的话说就是:不要管农民种什么!政府给农民的应该是资源服务,不能把农民简单视为国家的雇工,而把自已当作国家的代言人、掌柜的,可悲的是政府恰恰是怀有这种强烈的主人公意识,认为自己是老板,是吃"官饭的",人民是"打工仔",这种认识上的错位,制约着农村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也制约着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孙少平式的农村青年所努力追求的就是"吃官饭",将这种"中国式"悲剧演绎得一波三折。孙少平学生时代的清苦,在他人生发展的历程中留有深刻阴影。尤其是郝红梅对他的感情背叛,使他的虚荣心遭到挫折,而当田晓霞走进他的视野时,他的虚荣心又升降了起来,在爱情上,孙少平是被动的,他没有追求,他不敢追求,尽管在他的意识中有着爱情的渴望,赤贫使他放弃了爱情的奢望,经济界定他的爱情萌芽,他只能去追求施舍来的爱情,他对田晓霞纯粹是占有的满足,根本谈不上是爱情,在田晓霞这个被描绘得近似于"观世音"菩萨的女孩子面前,孙少平是弱者,是一个毫无爱情支配能力的被动者,孙少平渴望得到田晓霞,却又始终跳不出政治经济文化地位的禁锢,他怅惘着、迷茫着、混沌着,盲目地顺应着田晓霞的指引,孙少平对爱情的无奈,使他很清楚田晓霞对他只是一个青春童话,离开他是最终的必然,只是一个时间早晚的问题,孙少平眷恋着田晓霞这种对城乡差别强烈的好奇心和喜欢刺激、崇尚冒险的个性,盼望着田晓霞的这种青春冲动能使他实现自卑的爱情,读后感《1《平凡的世界》读后感》。没有尝到滋味的孙少平敏感着、矜持着,他害怕田晓霞离他而去使他难堪、使他沮丧、使他失去人生追求,而他又害怕承担爱情责任,无力对爱情负责,当田晓霞一次次向他示爱时,他逃避着,用逃避的方式企图延长爱情的终结点,延续这场不平衡的爱情游戏,折磨着彼此的青春。这种对未来高企的中国式恋爱压抑了人性,是古老的梁祝爱情翻版,恋爱的格式化,爱情的格式化,婚姻的格式化,社会的格式化,使《平凡的世界》落入沉重的囚枷,使作品处处迷漫着郁郁的压抑和沉闷。《平凡的世界》以圣母般的纯洁、善良歌颂着田润叶,以女巫般的恶毒、阴险诅咒着跛女子侯玉英,反复论证着城乡差别造成的爱情悲剧,无论是圣母般的田润叶,还是巫婆般的侯玉英都有着美好的爱情情愫,都有着追求券爱情的权利,但世俗和制度使她们的梦破灭了,田润叶苦苦追求着孙少安,但城乡文化经济的悬殊注定田润叶的浪漫必然会被孙少安的现实所击碎,城市给农村青年提供的容身空间过于狭隘,甚至是排斥着农民进城。田润叶的抗争很无奈,她不是与一个人命运抗争,而是在与社会抗争,最终酿成家庭悲剧,使她不得不接受现实,屈服于社会。侯玉英是幸运的,不仅是她出生在城市里,她身有残疾,心理上有着阴影,但她对爱情的追求是大胆的、热烈的、现实的,她鄙视过孙少平,是因为她自信于城市出身;她追求过孙少平,是因为她折服于孙少平的人格魅力,追求是她的权力,她行使了,她没有埋没个性;她放弃了孙少平,是因为她自知这种爱情的不对称性,她现实、她妥协,当她再次面对孙少平时表现出来的则是一种大度和从容,从这一点来说侯玉英是成熟的、明确的、幸运的。人的命运一部分是人的性格造成的,一部分是自身素质造成的,一部分则是社会环境造成的,命运发展并非不可知的。孙少平积极知识的追求、积极的人生追求和强烈的机遇意识决定了他不会同于双水村的普通农民,但他个性的偏颇、知识的偏狭、对社会认识的偏窄,造成了他前途发展的艰辛性。孙少平的优势是他的人格、学识和体格,他极致发挥的是他的体格优势,而人格和学识没有得到充分演示,如果没有田晓霞的赏识,他只能埋没在乱石堆中或煤井深处。因此,孙少平没有充分认识自我,把握自我,而是在盲目地追求城市生存,他活得很悲哀。《平凡的世界》不仅塑造了农村青年追求城市生存的悲剧,还塑造了农村青年追求城市式爱情的悲剧,金波的爱情盲目性致使失望和失常;金秀的农村封闭意识使她对爱情的认知始终没有超脱"原西血缘",金秀的爱情选择,注定是苦涩的,孙少平对她的回避,再次证明他的爱情懦弱性,金秀对孙少平来说,无疑是田晓霞灵魂的再现,然而,孙少平对这种田晓霞式的爱情总是逃避着、憧憬着、满足着、痛苦着。金秀和兰香是农村青年中优秀的代表,求学也是农村青年成材的成功之路,但相对于金秀,兰香的思想是开放的,是奔放的,她研究的是天体,她把爱情构筑在对学术的追求上,达到爱情与学业的和谐。在这一群农村青年中,金富是一个堕落的代表,他既无技术,又怕出力,又贪享受,最终走上犯罪道路;小翠则是农村现实生活中的突出矛盾反映,她是一个值得同情的小姑娘,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被家庭逼上社会谋生计,无知识、无能力、无关系,除了出卖肉体,还能如何?而农村还有多少个小翠在城市的角落里悲咽?小翠是中国农村经济发展不平衡的畸品,也是农村经济改革不完善的必然结果,金富和小翠现象也是农村亟待救治的社会反映,农村期待着素质教育!孙少安则是农村发展的希望所在,孙少安的发展立足于他的现实性和农村实践的基础上,他是结合了农村现实情况之后谋发展的,他没有空想,他发展的原动力是求生存,而当他具有一定的经济积累时精神匮乏,反映了农村文化经济统筹发展的现实性和迫切性,他渴望孙少平回乡辅助,农村的现实也渴望孙少平式的人物回乡发展,然而孙少平固执地智力埋没在矿井里,农村智力资源的贫乏与城市智力资源的浪费构成农村发展新的阶段性矛盾。孙少平对大牙湾煤矿来说,只是一个有头脑的劳动力,而对农村则是一个智囊库,是一个可以引领农村发展的核心人物,但孙少平不容否定自己的选择,不容否定自我奋斗历程,不容否定自我奋斗成果,他极力地捍卫自己的"城市生存权"正如他二爸孙玉亭极力维护"集体生产制度",孙玉亭是一个农村政治"革命家"悲剧性人物,孙少平何尝不是一个争取"入城券"的悲剧性人物?孙少平曲折迂回求得"入城权"后,他迷茫了,他停滞了,他离开田晓霞这个指路明灯后成了盲人,再次成为劳力出卖者,田晓霞无奈地培育着、实践着、欣赏着、情虐着这个"精神斗士",我不至一次在想:如果田晓霞是真正出于真挚爱情、出于识才慧眼,对孙少平施以援手又何尝不可?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城乡差别"这个社会根源,城乡政治经济文化的不平衡使孙少平尽管有一定的才华,却无用武之地,只能和莽汉们为伍。〔1《平凡的世界》读后感〕随文赠言:【这世上的一切都借希望而完成,农夫不会剥下一粒玉米,如果他不曾希望它长成种粒;单身汉不会娶妻,如果他不曾希望有孩子;商人也不会去工作,如果他不曾希望因此而有收益。】

『玖』 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读过的书

《红岩》《热爱生命》《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创业史》《各国概况》《马丁·伊登》《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
还有期刊《参考消息》

『拾』 平凡的世界优秀段落

1.是的,生活就是这样。在我们都是小孩子的时候,一个人和一个人可能有家庭条件的区别,但孩子们本身的差别并不明显。可一旦长大了,每个人的生活道路会有多大的差别啊,有的甚至是天壤之别!

2.国家在多少年禁锢以后,许多似乎天经地义的挂念一个个被推翻;新的思潮像洪水一般涌里,令人目不暇给。她整天兴奋地沉醉于和同学们交换各种信息,辩论各种问题;回家以后,又和父母唇枪舌战一番。她周围的青年,一个个都是以天下为己任的雄辩家;古今中外,旁征博引,思想一个比一个解放,幻想一个比一个高原,对社会流弊的抨击一个比一个强烈。他们学习刻苦钻研,吃穿日新月异,玩起来又痛快淋漓……

3.无论是幸福还是苦难,无论是光荣还是屈辱,让他自己来遭遇和承受吧!

4. 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每天都要发生许多变化,有人倒霉了;有人走运了;有人在创造历史,历史也在成全或抛弃某些人。

5.我心上的人!无论你怎样反感我,但你应该知道,我一如既往地爱你。尽管你把我抛在一边,但我永远不会改变热爱你的心意!我对你的等待是无望的,但我还要等待下去,哪...

6.什么是男子汉?困难打不倒的人才是真正的男子汉!男子汉不是装出来的——整天绷着脸,皱着眉头,留个大鬓角,穿件黑皮夹克衫,就是男子汉吗?有些男同学就是这么一副样子,但看了就让人发笑。男子汉主要应该是一种内在的品质,而不是靠“化装”和表演就能显示的。

7.他想:我确是忍受了巨大的痛苦,但痛苦的火焰同时也烧化了痛苦本身,使我在精神上和生活上都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是的,我曾痛苦过,但因此也得到了了幸福。

8.爱情,应该是建立在现实生活坚实的基础上,否则,它就是在活生生的生活之树上生活的一朵不结果实的花……

9.是啊,他不是电影和戏剧里的那种英雄人物,越是困难,精神道越高昂,说话的调门都提高了八度,并配有雄壮的音乐为其壮胆。他也不是我们通常观念中的那种“革命者”困难时期可以用“革命精神”来激励自己。

10.我们出生于贫困的农民家庭——永远不要鄙视我们的出身,它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将一生受用不尽;但我们一定又要从我们出身的局限中解脱出来,从意识上彻底背叛农民的狭隘性,追求更高的生活意义。

11....那痛苦是一个健全人的痛苦——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幸福!为什么呢?因为你痛苦,就说明你对生活还抱有希望!可如今的痛苦是绝望的痛苦;甚至使人不在痛苦——既然生活没有了希望,还有什么必要再痛苦呢?

(10)平凡的世界题库扩展阅读

《平凡的世界》是中国著名作家路遥创作的一部百万字的长篇巨著;这是一部全景式地表现中国当代城乡社会生活的长篇小说;全书共三部;作者在中国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近十年间的广阔背景上,通过复杂的矛盾纠葛,以孙少安和孙少平两兄弟为中心,刻画了当时社会各阶层众多普通人的形象;劳动与爱情、挫折与追求、痛苦与欢乐、日常生活与巨大社会冲突纷繁地交织在一起,深刻地展示了普通人在大时代历史进程中所走过的艰难曲折的道路;读来令人荡气回肠,不忍释卷;被誉为“茅盾文学奖皇冠上的明珠,激励千万青年的不朽经典”。

热点内容
六合的历史 发布:2021-04-19 23:47:32 浏览:307
哈勃岛地理位置 发布:2021-04-19 23:47:32 浏览:804
全国68所名牌小学题库精选答案 发布:2021-04-19 23:47:27 浏览:517
傅榆说什么了 发布:2021-04-19 23:47:23 浏览:218
弘乐语文培训机构 发布:2021-04-19 23:47:10 浏览:508
学而思英语怎么样 发布:2021-04-19 23:46:18 浏览:638
北京卫生法规知识培训合格证在哪办 发布:2021-04-19 23:46:06 浏览:771
知识角度 发布:2021-04-19 23:45:59 浏览:633
人保财险面试题库 发布:2021-04-19 23:45:51 浏览:586
八年级试卷英语 发布:2021-04-19 23:45:45 浏览:407